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H半生活 >安全麻醉乃基本人权‧无知觉下施刀‧手术不怕痛

安全麻醉乃基本人权‧无知觉下施刀‧手术不怕痛

分类:H半生活  / 时间:2020-07-03 / 作者:
安全麻醉乃基本人权‧无知觉下施刀‧手术不怕痛(吉隆坡讯)10月16日为世界麻醉日(World Anaesthesia Day),今年的主题为“安全麻醉是基本人权”。很多人对麻醉技术产生误解,认为一旦被麻醉,就会很危险,但是吉隆坡中央医院麻醉及加护医学科主任拿汀西华莎蒂(Sivasakthi)医生想借此机会告诉大家,随着医疗科技、麻醉设备及麻醉药物的改进,麻醉已变得很安全,因此接受安全的麻醉程序是病患的基本权力,而麻醉专科医生应该对此付诸实践。麻醉专科顾问西华莎蒂医生解释,“麻”是不痛,而“醉”是无知觉,因此麻醉是一种在手术中利用药物使病患暂时失去痛觉及(或)知觉的医疗技术,这有利于手术的进行。分全身区域局部麻醉她说,麻醉技术一般可分为全身麻醉、区域麻醉及局部麻醉,“简单来说,全麻是指在手术中完全失去痛觉及知觉,病患处于无意识状态,不知道手术中发生甚幺事;区域麻醉是指身体的某一区域暂时失去痛觉,但是病患仍保有意识,常见于脊髓麻醉(spinal anaesthesia)、硬脑膜外腔麻醉(epidural anaesthesia)及神经阻滞(如单侧肢体);局麻是指动刀部位暂时失去痛觉,手术时病患完全清醒,一般用在小手术。“麻醉科医生会根据手术、疾病类型及病患的身体状况而决定麻醉方式,当然麻醉科医生也会和病患展开讨论,看他们对这个决定有何异议。譬如说,麻醉科医生认为病患只需区域麻醉,但是病患很害怕,不想在手术时看到刀起刀落,因此要求全麻;有些病患其实只需脊髓麻醉,但是因为对此麻醉有迷思,认为打了药后就会半身不遂,就会选择全麻。”监测镇静麻醉医生须在场询及镇静注射(sedation)是否为一种麻醉技术时,西华医生摇摇头,指任何医生都能打针镇静,但是有一种称为监测镇静(monitored sedation)的技术,使用时须要有麻醉科医生在场。她举例,如果一位年逾70,且伴有高血压及糖尿病的老年人要动眼睛手术,眼科医生之前曾试过镇静注射但不成功,第二次叫来麻醉科医生,除了给予较重的镇静药,麻醉科医生也会全程监测,倘若发生镇静併发症,他会知道如何处理,这就是监测镇静。麻醉属于专科医生谈起麻醉科医生,大多数人都会有这样的一个认知:戴着面罩,注射麻醉药,病患随之昏昏欲睡。西华莎蒂医生提到,无论是麻醉师还是麻醉科医生,都是一名专科医生,他们在医学士毕业后,在医院完成实习,因对麻醉科有兴趣,而申请到麻醉部门当住院医生,在累积了一定的经验后,攻读本地的麻醉科硕士课程或外国的麻醉专科文凭,后者以澳洲及爱尔兰为主,为期4年。她说,凡完成麻醉临床训练并通过考试者,才可正式挂帅为麻醉专科医生,后者也可以依个人兴趣选择修读次专科,其中麻醉次专科可分为神经麻醉、产科麻醉、疼痛治疗、儿科麻醉、心脏麻醉、区域麻醉及加护医学这7大类。加强民众意识开设麻醉诊所为了加强大家对麻醉科的认识,中央医院积极拓展麻醉科服务,并以设立麻醉诊所为第一步。西华莎蒂医生披露,如果外科医生处方病患甲状腺手术,那幺在手术前,病患就得到麻醉诊所接受麻醉科医生的评估。”她提到,麻醉诊所只适合非急需手术(elective surgery)的病患,这是指在不涉及性命的情况下,病患可视需求决定的手术。“不过如果是紧急手术(emergency surgery)如阑尾炎,麻醉诊所就无法派上用场。在这种情况下,麻醉科医生与病患之前从未见过面,一见面就是在手术室,这是麻醉科医生的第二`战’场。”加护病房另一战场她说,大多数被麻醉的病患能在手术后,在手术室醒过来,然后被送进病房,只有一些病情比较複杂的病患,可能无法当场或在当天甦醒,因而被转送进加护病房。“加护病房是麻醉次专科即重症或加护医学专科医生(intensivist)的战场,这里的病患有40%是术后转送过来,另有60%为疾病类型如肺炎、骨痛热症及高血压严重併发症等。”她指出,在加护病房内的病患,病情都十份危急,需要密集性监测,“如果病患停止呼吸,重症专科医生就得协助支撑呼吸;如果血压过低,就要想办法提高血压至正常值。”“不过由于重症医学医生的不足,国内并非所有的加护病房都有此专科驻守,一般只有州政府医院级别的加护病房才会有重症医学医生,其他的则交由麻醉科医生负责。”须有同理心良好沟通技巧麻醉专科医生西华莎蒂披露,截至2014年,隶属卫生部的政府医院共有408名麻醉科医生,而在更早之前即2009年,国内的政府及私人医院的麻醉科医生数目为620人,医生与病患的比例为1:5万,离先进国家1:1万的比例还很远。在医学界广为流传,只有最聪明的医生才有能力念麻醉科,针对这一点,在麻醉界具有丰厚经验的西华医生,直言聪颖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取决于医生的态度,例如对病患要有同理心、具有良好的沟通技巧、刻苦耐劳等。“别以为麻醉科医生只是负责放麻药或仅仅讲解麻醉程序,如果是在加护病房工作,医生得学习如何将噩耗告诉死者的家属,这时少一点沟通技巧也不行。此外,在麻醉诊所及疼痛管理诊所的麻醉科医生,也要懂得如何和病患沟通,因为他们的职责已不是放药,而是通过问诊了解病患是否适合麻醉及手术,抑或教导他们如何减轻疼痛。”她补充,麻醉药导致记忆力衰退是病患最担心的事项,但是至今没有临床研究显示,麻醉药会损害记忆力或脑部组织,不过在某些特定的群组如老年人,他们一旦接受麻醉,事后记忆力衰退的风险会比较高。术前禁食6小时降低麻醉併发症西华医生提醒,如果病患动手术时需要全身麻醉,那幺他得在手术前禁食6个小时,不然会有很高的吸入性肺炎风险,严重者会送命。在意识清醒时,咳嗽反射是呼吸道最好的守门员,此举是不让外来的异物入侵肺部,经过用力咳嗽把外来异物给咳出来。但是当一个人在全麻时,保护呼吸道免受侵犯的咳嗽反射会慢慢消失,这时如果胃里有大量的食物或酸性的胃液,因饱胀逆流至气管,身体失去了咳嗽反射,这就会增加呛伤及併发吸入性肺炎的风险。她说,如果是紧急情况,例如孕妇刚刚吃饱后肚子就作动,送院后发现要开刀生产,这时麻醉科医生就会儘量以区域麻醉来代替全麻,以降低麻醉併发症。“倘若别无选择,病患一定得用全麻,而且手术近在眉睫,那幺麻醉科医生就会通知病患(如果还清醒)及家属,病患一旦全麻,出现吸入性肺炎等併发症的风险会很高。如果他们同意,那幺就得在表格上签名,这叫知情同意。”世界麻醉日的由来麻醉学是科学赐予的礼物。在麻醉药尚未诞生前,病患在手术时都得承受巨痛,怕痛者闻手术却步。,美国哈佛大学最大型教学医院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的牙医威廉莫顿(William Morton),在开放式实验室中,首度利用一种吸入式乙醚(ether)为欲进行手术的病人麻醉,自此掀起了医生们对吸入麻醉的兴趣。为了纪念这重大的一天,国际上将10月16日定为世界麻醉日。莫顿的墓碑上如此写到:“在他以前,手术是一种痛苦;从他以后,科学战胜了疼痛。”/良医‧文:唐秀丽‧2015.10.16
申博sunbet充值|提供新闻资讯|大力发展的互联网|生活信息整合平台|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88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tyc申博sunbe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