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方式 >GDP可以做什幺?

GDP可以做什幺?

分类:生活方式  / 时间:2020-08-14 / 作者:

GDP可以吃吗?不行,但你吃的东西会算在里面。

近年「拚经济」从选战口水化身成总统府的元旦文告口号,从政府推行政策到出口商讨优惠,「促进经济成长」就像「解救大陆同胞于水深火热之中」一样,成了不容怀疑的万用正当理由。神奇的三字缩写GDP则在不知不觉中就成了「经济」的代名词,但我们拚GDP拚的是什幺?

高中公民课里的GDP是「国内生产毛额(Gross Domestic Product)」的英文缩写,负责估算GDP的政府单位主计处将之定义为「在本国疆域以内所有生产机构或单位之生产成果,不论这些生产者係本国人或外国人所经营者。」这可以透过生产、所得以及支出等三个不同的角度衡量,三者的结果理论上相同。

生产角度的计算方式是取国内所有进行经济生产的单位所创造的附加价值总和,所得角度则是取全国人民的薪水加上企业的盈余,支出角度则是购买本国最终使用的产品以及服务的支出。

姑且不论这些定义实际上意义为何,但看完这串好像有些道理的定义后,到底我们拚这数字做啥?

GDP可以做什幺?
图1:世界各国GDP地图。

回头看看GDP设计上原始的目的,是要提供一种衡量经济活动的指标。美国在大萧条期间的经济损失有多大?英国是否有足够的资金打完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两个比选举严重不少的问题,先后刺激经济学家进一步寻求衡量经济体质的方式,最后成为「国民所得帐」的研究。

其中的许多计算方法涉及的选择其实没有什幺黑白分明的区分方式,反而常常需要倚赖一些个人判断。然而在数十年的研究后,经济学家发觉如果只取单一指标来评估一个国家的生产力,那幺GDP和国民所得(GDP加上国外要素所得净额,不过最后这个东西相对于GDP来说通常很小)是最具代表性的指标。

然后灾难就来了。

拚讚数与拚经济的共同盲点:Goodhart法则

Facebook上的粉丝专页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请读者按讚或分享。经营这些页面的人往往依赖按讚总数衡量页面受欢迎的程度。为了让页面更受欢迎一些,他们会希望既有的粉丝能每日晨昏定省按讚留言宣誓效忠,这样透过Facebook的设计就能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页面,从而获取更多的粉丝。

然而要让自己的页面更吸引人其实不太容易,毕竟内容要能持续提升品质是极为不易的事情,碰上瓶颈是很正常的事。这个时候有些页面会开始购买Facebook上的讚数,以为讚数高,自己的页面的流量也会水涨船高。只是买来的讚数背后没有真正在Facebook上活动的用户,自然也没有人会因为这些讚数而和页面有所连结。买讚冲刺了讚数,但这讚数已不再代表页面受欢迎的程度。

这个例子说明的就是Goodhart法则:当任何统计上的规律被拿来当做操作工具,这规律就会消失。在上述例子中,统计上的规率是「讚数越多通常页面越受欢迎」,操作工具则是「冲刺讚数」,于是乎页面的讚数变多了,东西还是没人要买,或是下次选举的时候该页面支持的候选人还是输。

GDP可以做什幺?
图2:夜间灯光密集度也是一种产出的指标。那我们要改拚灯光密度吗?

这法则虽然是由英国经济学家Charles Goodhart提出的,但其中意义就算没修过经济学也都能懂:任何数字一旦变成追求的目标,那幺它原先的测量功能就毁了。这概念也有点像经济学家所说的「理性预期」,例如当我知道某几科的老师会在期末调分,我就会「理性的」的重新分配唸书的时间和方法,来因应老师会调分的这「预期」。这时考出来的分数,就算最后老师说话不算话没调分,仍会和原本老师没有宣布要调分的情况下可能的分数不一样。

GDP在政治人物的发言中也碰上了一样的问题:一个原先被拿来衡量经济产出的数据成了选举支票,于是地方政府可能就为了盖出可以提升GDP的工厂或是饭店,而去拆了别人的房子。但这个本来住得好好的人,他的生活不正是GDP所衡量的「经济产出」该要支撑的目标吗?怎幺会变成拿他的生活来交换产出呢?

其实这也是一种考试领导教学。考试的目的是衡量学生的学习成果,但老师和学生如果想把学问念扎实,那幺进度上一定来不及应付燃烧生命的国中与高中,所以只好改成透过不断练习「考试」这件事情本身来提高分数。最后考试衡量的再也不是学习成果,而是「擅长考试」的程度。GDP就像考试,面对这考试,我们该像把学问唸透彻一样强健我们的经济体质,还是像冲分数一样的大兴土木或是不断调整数字计算方式呢?

体温计量的是体温,不是健康

同理,GDP测量的是「国内所有进行经济生产单位所创造的附加价值总和」,而不是「经济」有多幺的「好」。

一般攻击GDP的言论通常聚焦于GDP未能考量环境永续、没有计入休闲的价值、忽略物质生活之外的事情⋯⋯。这些攻击都对,但那就像批评体温计不能告诉我们说自己有多健康一样,和这数字本身的用处基本上无关。这是经济学家John Kay提出的比喻:我们该担心的是体温计能不能精确测量体温,或是体温对身体健康有多重要,而不是去骂体温计为什幺不能拿来验血。

目前经济学家普遍认为GDP是衡量产出的好方法,但产出不会是经济体里唯一重要的事情。GDP和很多其他观念一样:大家讲得好像自己知道那是什幺,但每个人所知的定义又不太一样。然而看看台湾选举的633,还有之前有意角逐美国总统的Jeb Bush所提出的经济成长4 %,老谋深算的政治人物显然觉得就算大家不太清楚这三个字母讲的是什幺,拿来当作选举支票也是个可以提升得票率的策略。

假设这世界上有个医师,他的心目中有个人体的「最佳体温」,体温高于这个最佳体温的话他就塞你退烧药,低于最佳体温的话就帮你注射一针感冒病毒,那幺我们一定看不了几次病就被他折磨到挂急诊。一个国家的GDP越高,通常它就越「富有」,只是这种富有不一定会反映在国民的生活水準上。也许这让你下次缴税可以缴得比较轻鬆,但那也可能是把你家拆了改盖工厂。

下次投票前,如果还有人告诉你说「选我,GDP成长率就上看6%」,除了回头看看过去几年的GDP成长率,好判断他到底是在唬烂还是真的做得到,也可以想想,啊我陪你拚这数字,拚的到底是什幺?而如果我们政府真要找个东西来拚,又有什幺是可以当作目标的呢?第一个问题是面对政策时应有的怀疑态度,针对第二个问题,我们下次会再看看一位经济学家提出的答案。

延伸阅读 吴聪敏《总体经济学(第3版)》第一章 行政院主计处〈国民所得统计简介〉 GDP每增加一元,劳工分到多少? 台湾经济成长数据很好看,为何人民感受不到?


申博sunbet充值|提供新闻资讯|大力发展的互联网|生活信息整合平台|网站地图 申博平台注册开户 手机版sunbet二维码